顾倦

日常碎碎念

生活中琐碎的小事、令人心烦的线性代数、七窍流血的微经,堆起来半人高的专业书。
刚开学那会儿我还能写出不少东西,现在满脑子只剩专有名词了。
知识产权老师说:“我的文学素养早就退化了,我们不求写出多美的文字,我们只求把事情说清楚。”
民法老师说:“你的客户不会想听你花言巧语,他们只需要一个合他们心意的结果。”
很纠结。
我开始厌烦看充满华丽词藻的文章,愤怒于它为什么要把事情说得这么模棱两可。
我开始欣赏论文里高深却清晰的理论,欣喜于它强大清晰的逻辑和说理。
我手边还堆着国外经典著作,一堆散文集。
真想成为一个笔下生花的人啊。
可我的老师们传达给我的信息都是:抛弃华丽的描写!我们需要的是把事情写得简练而清楚!
“不要读这些书,你专业书读完了吗?台湾学者写的关于德国法律的书看了吗?论文看了几篇了!”

……谢他妈法克。

给我一匹马,我要去驰骋草原。

记梗

法史课上突发奇想。虽然不太可能,但还是要申明,这个梗未得我授权不允许使用,借梗、融梗都不允许。违者必究。不要试图占一个法律人的便宜,不然后果自负。别觉得现在知识产权不完善,借梗融梗不会被发现。事情可没有侵权人想象中容易~

师爷和官员的关系还是有很多萌点可以挖的。《识汝不识丁》中攻受的关系类似这个。

官员得罪了大官被贬到偏远的贫困地区当官,遇到了扮猪吃老虎、大智若愚的师爷(书启、刑名、钱谷师爷都行,都是很能深挖的种类),官员发现了师爷的潜能和才华,有心结交。

官员的老师在皇帝面前挽救官员的清白,皇帝被奸臣所惑,不为所动。官员的老师给官员写信,希望他就呆在偏远地区不要回来了,朝中情况不容乐观,别回来找死。而且有奸臣当道,官员回不来。

官员年轻,有雄心壮志,不服。要做出政绩表现自己,回到京城去。然而偏远地区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十分繁琐(法史课上讲到的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案例都可以用),官员不擅长处理,一直强装淡然实际上焦头烂额。官员一旦心里不舒服就会坐在田边用草叶折各种动物。有次师爷喝过酒以后回家,经过田边,和官员把酒言欢,并给官员提出了有效的建议,每提出一个就拿走一个官员折的小动物。

官员有了师爷的帮助,压力少了很多。官员下定决心要雇佣师爷作为自己的帮手(师爷与官员的关系类似于雇佣关系,但这么表述并不准确)。官员问师爷身份,师爷含糊其辞。

官员和师爷会一起解决很多事。村子里发生凶杀案,在两人共同侦破后,抓住凶手后,有伏笔,师爷会有异样表现,官员察觉到。

官员会发现许多隐秘的事,都和师爷的身份有关,涉及经济,军事等。

在一起经历过很多事后,官员发现了许多师爷的秘密,知道了师爷背景不干净。师爷知道,但一直装作不懂。官员决定保守这些秘密,要一直和师爷做好朋友。师爷单方虚伪表示。官员顺利回到京城,和奸臣斗智斗勇。奸臣最终在师爷和官员的联手下被击败。奸臣被流放了。官员恢复了显赫的身份。官员帮师爷争取官位。师爷笑而不语。

师爷真实身份非常显赫,是因为外力而落魄田野。官员发现了师爷真实身份后,师爷和官员决裂。因为官员知道师爷的太多秘密。师爷要杀掉官员。虐一虐更开心~

最后官员是死是活可以暂定。最后是悲剧还是喜剧还是开放式结局都可以暂定。这种故事还是挺有意思的,我喜欢坐在田边折草的心灵手巧小官员~

江南。
少侠:“哟,思明兄,兜风去不!”
方思明:“……”
少侠得意地拍着身下的小毛驴,小毛驴乖巧地低头吃草。
方思明叹口气:“小蠢货。”
少侠两眼放光:“去吗!”
方思明掩去嘴角止不住的笑意:“依你……”
少侠兴奋地看着他——
“自然不可能。”
少侠:“啊——思明兄……”
方思明忍不住笑了,摸了摸少侠的脑袋。少侠垂头丧气地摸着小毛驴的脑袋,小毛驴无辜地吃着青草。


中原。
少侠:“哟,蔡师兄,去兜风不!”
蔡居诚嫌弃地看着少侠身下的小毛驴。
少侠两眼放光。
蔡居诚:“滚!”

严州城。
少侠:“哟,香帅,兜风去不!”
楚留香摇着扇失笑地看着少侠身下乖巧的小毛驴,折扇合起,“小友真是好兴致。”
胡铁花哈哈大笑,小毛驴找不到草吃,一口咬住胡铁花的衣服下摆,胡铁花的大笑瞬间变调:“嘿!少侠!你可得赔我老胡的衣服!”
少侠苦了一张脸,可怜兮兮地看向楚留香,楚留香好笑地正要开口,金灵芝却先发声了:“华山弟子穷的只剩一身正气全江湖都知道,我看少侠是已经穷的把自己的马当了才不得已换上小毛驴,少侠莫担心,这钱本小姐出了!”
楚留香含笑道:“楚某也可略尽绵薄之力。”
胡铁花道:“算了算了,到时可别说老胡我欺压少侠!”
少侠:“……扎心啊老铁。”

金陵城。
苏蓉蓉看见坐在小毛驴上垂头丧气的少侠,柔声笑道:“少侠的马呢?”
身边的人都起着雪白的骏马飞驰而过,少侠苦兮兮道:“呜呜呜蓉蓉姐……”
苏蓉蓉摸摸他,软语安慰道:“好了好了,有什么难事尽管说,哭得像个小孩似的。”


操,我好喜欢苏蓉蓉啊。

今晚去值班,却发现一个男生已经在值班室里了。原来是负责人弄错了。但我本来就不想值班,这个男生也对此无所谓,我十分高兴。

但不高兴的事马上就发生了。因为我注意到值班室里还有一个女孩。

女孩有些咋咋唬唬的,开了一袋咪咪边吃边看着和我说话的男生。看得我如芒在背。

男生:文小傻逼弄错了,搞得我还请了假过来值班。

我:那你要不继续值,来都来了。

男生:我无所谓。

我:正好我可以回去赶项目企划,后天交,怕来不及。对了,你们院有人组数学建模吗?

男生:没有,我还想找你带我。

我(笑):我还想问你们有没有名额加我一个。

女孩吃着吃着忽然说话:数学建模和我们关系不大,组了干嘛?

男生:总得去见识一下嘛。

我(震惊):关系不大?能影响保研的,姑娘。

女孩又吃一口咪咪:大一参加有什么用?好多比赛大一都没办法加,什么互联网+啦,双创啦……

我:不是,我就……

女孩并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们大一的什么都不懂,加了有什么用。

男生:怎么没用了?

女孩不服气:我们大一的还没学什么专业知识呢,什么都不懂怎么做?

男生:那大一不参加,大二不也还是什么都不懂?那又怎么参加。

女孩:大二不一样了啊,大二我们都学了专业知识了!

我内心腹诽:靠,这理论,牛啊。要真扯上专业知识才能参加竞赛,文科没活路啊。您咋不说读完博士再参加竞赛呢,那时候您理论知识多了吧,可惜没竞赛的加持您读个屁研,还谈博士?

男生:这和专业知识没有多大关系。

女孩:肯定有关系的!

我听不下去,打断她:不是,真没多大关系,这种比赛是看团队合作的。我就和我同学一起组了团队参加互联网+,我学文的一样能起到作用。

女孩震惊,拍男生:那我们也去参加吧!

男孩无奈,看我:报名截止了吧?

我也无奈:老哥,早截止了,月底就要交材料了。

女孩不说话,继续吃咪咪。

因为文某人的错误,我等着她的回信,在值班室里等了半小时。

女孩真的很咋咋唬唬,在男生帮她看题目的时候到处乱翻值班室里的东西。男生阻止她:不要动,值班室里的东西你别乱动。

女孩坐到值班人员的椅子上:好舒服啊!我要坐这里!你坐那里去!

男生:不行!值班室规定里说了值班人员必须坐这里!快让开!

我又想腹诽了:值班室里不允许吃东西,姑娘您那一袋咪咪是怎么回事……

文某人总算回复了我,我得以脱身离开。

我对这姑娘谈不上讨厌,但好感也没有。我不喜欢这样的姑娘,有一点愚蠢。

嗯,从那个女生的语气里听出来了。

她喜欢这个男生。

还是那个武当。还是我这个华山。

武当道长真的超好的。

长得又帅,又有钱,温柔体贴腹黑霸道冷漠禁欲随意切换,个个都是人才。

到武当就像回家一样,我超喜欢武当的。


事情是这样的……

是在花朝节做双灯趣时和道长加的好友。

道长说他和我组队前看我不断地对贵客邀美酒活动的中蔡居诚使用“撒娇”的动作。

金陵游花魁的时候看见我不停地在队伍旁边使用……喝彩?动作叫啥不记得了,反正就是疯狂喊着“蔡师兄赛高,蔡师兄最棒了”的那个动作。

再后来就是看到我在江南对方思明使用撒娇微笑装死等一系列沙雕动作。

他说我这人有点意思。

您直说我蠢不结了么。

还有一个原因很正式很普通,就是我是活跃玩家……至于活跃在哪些方面,你们懂的。



其实这也暴露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位道长也很喜欢蔡师兄和方思明。


玩家里没见过几个真·女孩子,大家恐怕都在往gay的方向上走了。


我爱方思明。

真事,见图。
挺惶恐的。
沙雕段子。能接受的就走——

本人,华山男弟子。
今日忽然看到好友栏里一武当私聊我。我十分疑惑,就算好友栏里有许多人,也没有说过话,唯一联系的比较多的只有一个华山小姐姐。这人是谁?
我看了下他的信息,修为高出我三千多。

武当:在吗?
华山:啥事?
武当:你要不要加入我的帮派?
华山:大佬,我修为很低的,没啥价值的。
武当:我当然知道你的修为,我如果嫌你修为低我还会来找你吗?
华山:可我在现在的帮派玩的挺好的。

他一时之间没有回我,于是我又看了会儿他,说:你的脸真好看。
这句不算恭维,是发自内心的实话,他的脸真的是我见过的少有的眉目如画,作为一个华山,我都有点心动。

武当:可你还是不愿意加入。
武当:也没有人带你弄宝石。
武当:也没有人带你提修为。
华山:……
武当:我可以带你。
武当:今晚上线,我带你过雪宗。
华山:我修为就那么一点……没人带我就随便练练了。
武当:所以才让你来我这里。
武当:你划水。
武当:以后有打不过的本就喊我。

试问这么一条大腿摆在眼前,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对不起,原来的帮派,你们要相信我真的是形势所迫。

武当:退帮,我拉你。
华山:已退。
武当:好了。
武当:加入了就不要离开了。
武当:说好了,以后不许离开。

作为一个比手中长剑还直的华山弟子,我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
但我找不到什么话反驳。

华山:您放心,有您这条大腿在,我哪敢随便退。
武当:嗯。不随便也不许退。
华山:……
武当:你还没打过明月?
武当:我带你去。
武当:你划水。
华山:得嘞!

我屁颠屁颠地跟着去了。

有大佬在,我就负责地躺在地上划水了。看着大佬衣袂翩翩,寻剑踏鹤,那张眉目如画的脸在战场上带着令人一凛的肃杀之气,美得不可方物。

虽然我好心疼被打的我的明明。

华山:明明这么好看,能不能不打明明了?
武当:嗯。

您怎么下手更狠了???

我的明明……

划水过了明月副本后,武当丢下一句:晚上上线,我等你。
然后他就忽然下线了……

师姐:你怎么退帮了?你新加的帮怎么回事?
华山:一个大佬让我抱他大腿,美色当前……
师姐:是个武当?
华山:师姐你不要因为对方是武当就……
师姐:不用说了,我华山的债有着落了。
华山:????

不,我不打算搞gay的,我好喜欢方思明蓉蓉姐蔡师兄的……

我觉得哪里不对,所以我决定等到晚上,旁敲侧击地问下这个武当。